今天是:2017/4/25   TUE(二)
音乐人生及导演简介

 

音乐人生

香港/2008/93min

导演:张经纬

黄家正是一位年仅17岁的音乐天才。他的父亲是一位医生,家境富裕,让他在物质生活上不虞匮乏。11岁那一年他赢得香港校际音乐节钢琴组大奖,也获得去捷克和当地专业乐团合作演出以及录制贝多芬的第一号钢琴协奏曲的机会。对于这样的人生他却开始产生疑问, “为什么要演奏音乐?”和“人生就只有音乐吗?”诸如此类的问题在他小小的脑袋中层出不穷。

今年他17岁了,就实际音乐成绩而言,例如奖项以及演出机会,他没有太大进展,其中有两年他更停止了钢琴演奏。他有时不快乐……这不单单就一个功利层面而言,黄家正所思考的不止于此。

这部纪录片是关于一个人的内心:他的思考、他的挣扎、他的选择。表面是一个天才的故事,但其实是每一个人的故事,因为所谓怀才不遇、发挥天赋等,不正是我们生活中每天都在感叹和盘算的事吗?

 

导演 张经纬

香港出生,祖籍广东深圳湖贝村。年轻时,学习大提琴;之后,到美国的纽约市立大学布鲁克林学院修读音乐硕士课程,因此有机会接触很多其它科目,最后主修电影制作、副修哲学毕业。曾制作4部剧情短片及监制1部纪录短片,作品在多个国际影展中参展及获奖。他的第一部剧情长片剧本《上帝的苹果》获得「2001年中港台电影神话剧本创作赛」优异奖,而第二个剧本《天水围》亦获得2005年香港亚洲电影投资会的最佳故事奖,此剧本由许鞍华导演。2007年入选cnex第一届主题征案,完成纪录长片《歌舞升平》,并以此片入选香港国际电影节竞赛单元、韩国首尔独立电影电视节非竞赛单元、第20届法国飞帕国际电视节等。

 

导演手记

 

我以前学大提琴,梦想做马友友,傻傻的苦练到26岁时,认识了一个拉小提琴的日本女孩、很快就和她结婚。从她身上我明白到什么叫“才能”……所以,算了,不拉琴了。在大学东摸摸西碰碰,结果搞上了电影。

2002年我第一次和黄家正见面,他当时11岁和捷克的乐团演出贝多芬第一号钢琴协奏曲。我就是喜欢听他弹,很迷人。一直听,听到他现在已经17岁。我羡慕他,他是天才。

但他有时候不太快乐。

万般皆苦。做人难;活在芸芸众生中难;在社会中做一个鹤立鸡群的天才……更是难上难。

苏东坡感叹曰“人皆生子望聪明”,可是,谁又不想如三国演义中曹操所说的龙一样“兴云吐雾,飞腾于宇宙之间”呢?

人——所有的人,因为“天生我才必有用”——就在这矛盾中拉拉扯扯,找寻我们的梦想和希望。

 

影评

《音乐人生》:少年音乐家的烦恼

/藤井树,原载于《艺术世界》

  《音乐人生》已经拿了很多奖,从去年的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到今年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纪录片,公认是近期同类影片中口碑最好的一部。在我看来,《音乐人生》的最可贵之处,并不在于那个名叫黄家正的少年音乐家在天赋上的出类拔萃,而在于它呈现出了一个人精神内核的建立过程。这个过程,已经撇开了他是一个音乐家,抑或只是一个普通人。他的天赋,无非加大了他的公众认知度,使他更容易被关注。但从本质而言,他的困惑与痛苦,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曾经历过,在我们11岁到17岁的成长过程中。

  2002年,黄家正11岁,已经成为音乐神童,远赴捷克演出,并且得到了灌录唱片的机会。他爸爸全程陪同,父子俩走在欧洲街头,有种相依为命的感觉。可是,蒙太奇一切换,时间拨到2008年,17岁的黄家正面对镜头说父亲因为搞外遇而离婚,很没有人性。身为观众的我们,眼睁睁看到一个矮小的少年,已经长成一个高大英俊的青年。6年光阴,让他从挨训的一方,变成训斥别人的一方。同时他也正经历叛逆的青春期,尤其是父母离异这件事,被他认为是“让他学到最多的事情”。

《音乐人生》的好,还在于对“音乐”的克制,和对“人生”的偏重。影片并没有过多着墨在黄家正的音乐天赋有多出众,他开了多少场演奏会,拿了多少奖,多么少年得志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而正相反,电影反复在2002年和2008年间切换,对照11岁的少年,和17岁的青年,面对同一命题时的反应。

黄家正始终强调他的终极梦想,是让音乐回归到音乐本身。他不喜欢学校和父亲,以及这个社会热衷比赛急功近利的风气。他不想为比赛而演奏,更不想音乐为竞赛结果而存在。他像追赶风车的堂吉柯德一样,试图将自己的内心放空到最大限度,以一种近乎纯净的状态,只为享受音乐而演奏。

 

可惜,这个世界怎可能如此纯净。黄家正是个天才,可到底他还是无法挣脱俗世的束缚。譬如,他让乐团成员大年初四就归队练习,却发现不是所有人都跟他一样,能为音乐放弃一切。譬如,他像当年自己的老师一样严格对待他乐团中的队友,却遭遇小队友的当面反驳,撂摊走人。他最好的朋友也说他太狂妄,太自负,太难以相处。他亲哥哥则说他脾气暴躁,倔强顽固,其实跟父亲是同一类人。

 

整部片就在2002年和2008年间来回切换,我们惊觉一个男孩的青春,竟有如此彪悍的力量。当他还是孱弱少年时,他说为什么会有人?科学无法解释。我们余下的生命要怎么过才好?人生不就是每天都在往死亡靠近吗?这样的话,大人听起来都会惊出一身冷汗,毕竟说这话的人才11岁。

 

他还说自杀是不是最好的了断?他说这话时,身边的父亲明显被吓到了。幸好,聪明的黄家正很快表明自己并无自杀之念,且一定会好好活,做一个真正的“人”。11岁的孩子正是世界观刚刚形成时,黄家正比别人优秀的地方,不仅在音乐方面,更在于他的表达上。他敢于对这个世界发问,敢于挑战权威,敢于探究真相。毫无疑问,他是早熟且早智的。只不过,他在此后6年的成长中,始终是烦恼多过快乐。就好像当别人拿了奖尽情欢呼雀跃时,唯有他静静站在一边,想这个奖难道就能证明什么了吗?

 

一部纪录片,除了能真实展现某种生活状态外,如果还能给人思考和启迪,则是至高境界。《音乐人生》是部谁都能看懂的纪录片,不沉闷,不冗长。关乎一个少年天才的成长,却也是跟每个人的内心有关。我们的精神内核如何形成,我们如何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和欲望,同时又无可奈何得被迫接受与妥协,这不正是我们最真实的人生吗?

 

最后说句题外话,黄家正如果不当音乐家,也是一个前途无量的演艺新秀,是能够演偶像剧的英俊小生。这样有型又有才的青年俊杰,自然人见人爱,这或许也是本片的另一大看点吧,哈哈。

 

made in hong kong 的《音乐人生》

加拿大纪录片导演/王水泊

第一次去香港是在97年回归之前,异想天开的想去目睹一下大英帝国统治下的殖民地余晖,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虽然没见到johnny to(杜琪峰)式的黑社会火并,却看到了一个繁荣而有秩序的香港,于是从此喜欢上了这个被称为文化沙漠的海市蜃楼般的城市。

久居北美对当代香港电影的关注主要集中在王家卫、杜琪峰等国际知名导演入围欧洲三大电影节的作品上,每次air canada(加拿大枫叶航空)从温哥华到北京的航班上播放的港片都低俗的令人无法忍受,在北京常有机会看上几部盗版的拍得还不坏的新生代导演的都市警匪片dvd,香港的低成本独立电影里印象最深的是陈果的《香港制造》,但从未有机会看过香港制造的纪录片,甚至从未想过这样一个问题:香港这个纸醉金迷的城市有独立纪录片吗?

去年的深秋在cnex工作坊见到了张经纬,他是我认识的第一个来自香港的独立纪录片导演。经纬以前学大提琴,梦想做马友友,曾经每个周末早上五点多起床,背着大提琴,坐大半天的火车去广州跟一位原在星海音乐学院的老师上课,有时火车没有座位,就要站上三个小时。经纬24岁时考进了一所美国的音乐学院读硕士,每日苦练拉琴。26岁时爱上了一个拉小提琴的日本女孩,两人很快结婚,经纬自己说是因为从妻子身上明白了甚么叫「才能」,而不得不痛苦地决定放弃了音乐,在大学东摸摸、西碰碰,最终搞上了电影。

我想经纬拍《音乐人生》的动机或许是想用这部纪录片来缅怀自己献身于音乐却最终放未能成为一名音乐家的青春时代。

该片主人公是17岁的香港钢琴天才黄家正。家正的爸爸当医生,家境不错,他11岁时赢得当年的香港校际音乐节钢琴组大奖,得以去捷克和当地的专业乐团合作演出及录音的机会。片子里有一段六年前去布拉格拍摄的黄家正和捷克乐团排练的过程和音乐会的场面:11岁的男孩自信熟练地演奏着贝多芬的第一号钢琴协奏曲,失去童趣的脸上表情凝重而激昂……我的心一紧,身为一个父亲我想到了小家正恐怕没有享有过一个普通孩子的自由快乐的童年。音乐会结束后,经纬录像了一段黄家正父子的对话,其中涉及到了很多哲理性的问题,小家正多次问到人生的意义……

「我的手为什么能动?」

「我为甚么要弹音乐?」

「人活着为了什么?」

「人生就只有音乐吗?」

11岁的小家正忽然变得极度的忧伤,泣不成声……我被这个在不谙世事的年龄却如此悲天悯人的小主人公深深地感动了。

六年过去了,黄家正长成了一个仪表堂堂的翩翩少年。父母的离异对他打击很大,他时常变得孤独、狂躁,和那个悲天悯人的小男孩判若两人:「我死的时候只要是没有后悔,就可以,管它成功不成功呢。」童年时曾经手把手教他的启蒙老师miss loo是个虔诚的基督徒,她反复教诲他:「音乐是为了glorify god(荣耀神)」。

「是吗?真的有神吗?世界就那么『简单』吗?」他显然不想做巴哈、韩德尔那样一生侍奉上帝的音乐家。

做为学校乐团的钢琴独奏和指挥,他的中学生涯的告别演出是辉煌的rachmaninoff - piano concerto no. 2(拉赫曼尼诺夫第二号钢琴协奏曲)。家正和他的乐团获得了最高的奖励,同学们去海边狂欢庆贺,他却孤独地一个人徘徊……

2008年暑期黄家正放弃香港的学业选择去美国读音乐。

写这篇文章时,刚看过《音乐人生》的初剪,那晚经纬专程从香港来京,我们聊到了凌晨,他花了六年时间记录了一个天才少年的成长过程,其中不乏感人至深的片段,显示出一个纪录片导演执着和敏锐的素质。《音乐人生》无疑是一部充满了伤感、充满了激情、充满了对人生思考的纪录片。经纬虽然没有实现青春的梦想成为一名伟大的音乐家,但他却找到了更适合自己表达情感的方式,毫无疑问他将会成为一名卓越的纪录片导演,只是我不知道他能否在纸醉金迷的香港以拍纪录片为生。

 

 

日期:
2011/10/12
作者:
阅读次数:
5003